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雾霾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发布时间:2019-07-11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崂山巨峰南麓,海拔八百米的一处大石下,存有一间石洞,叫白云庵,那里也是崂山以前玉清宫的上庵。此洞窟原为佛教清修之所,都是女尼居住在此,后改奉道教。

据说即墨望族的一位后人,因为家族遭受巨大变故,从而心灰意冷,勘破红尘,在此洞中修道终老。这位出家人是女性,法号"喜岩"。今天要说口角引发的康熙朝大案,就是康熙年间的"黄培诗案",喜岩就是主犯黄培的孙女。事情还要从黄、蓝两家说起。

那是清朝的顺治九年,即1652年,著名儒生宋继澄带着儿子宋琏,从莱阳来到即墨,投奔自己的姻亲黄家。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这位宋继澄(1594—1676),是即墨黄家兵部尚书、太子太保黄嘉善的孙婿,也就是黄培的二姐夫。他出自莱阳望族,天启七年(1627年)举人,腹中饱读诗书,文章名满海内。

他的祖父宋肖,曾任临洮通判;父亲宋兆祥,是明代万历乙酉(1585年)举人,曾任汝宁同知、两淮盐运副使。宋继澄是宋家第三子,从小淡泊名利,不愿为官,却在莱阳当地文人中很有声望。

宋继澄早就是山左地区的文人领袖,曾经参加过崇祯二年(1629年)张溥、张采组织的江苏复社(复社以研讨学问、议论时政为主要目的)。后来,宋继澄、宋涟父子在莱阳成立了复社分社,二人到了即墨以后,把分社也带到了即墨。

客居即墨后,这莱阳二宋父子除了隐居设教,还展示出良好的文学功底和交际能力,与当地的黄、蓝诸望族的子弟来往密切,这些子弟都是互有血缘、姻亲或师生关系的文人墨客,吟咏诗词,性情相投,很快结成社团组织。

这个社团以黄培的"丈石斋"为名,定为丈石诗社,诗社吸引了众多周围地区文人,遍及山东各地,声名日隆,因此宋、黄又组织了"山左大社",作为江苏二张复社的分社(山东旧称山左,为太行山左之意)。

社团名气越来越大,甚至吸引了到即墨游玩的顾炎武这样的大儒,这些成员绝大多数都是前明遗臣或者忠良后代,对新朝有着一致的反感和厌恶,凭借一腔愤懑和郁闷聚集在一起,除了切磋学问,更多的是抒发情感,付诸诗文。

山左大社关注时局变化,讨论社会人生,同情民生疾苦,讴歌抗清伟业,抒发报国豪情,带有很强的感染力和凝聚力,成为社会上一股不可忽视的舆论力量。所谓清流物议,正是朝廷关注的重点。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宋继澄作为社团领袖,曾作诗《黄氏山庄》,其中写道"持此须全力,终身亦自豪。"要将社事引以为终生自豪的事业。在他的引导下,另一位寓居不出的即墨文士,宋的姐夫黄培,也成为社团的重要人物。有了领导中心和目标,社团将怀明蔑清的愤懑情绪发挥到极致。

从顺治初年到康熙元年,黄培将历年诗作编辑成册,取名《含章馆诗集》,共计收录诗作二百六十六首,并刻印成册,分赠多个好友。这件事情看似风雅,在当时却是不合时宜。有道是,无不透风的墙,黄培作为书宦之家,应该想得到,这本诗集带来的严重后果,可能成为召祸的导火索,而事实果然如此。

俗话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这位"山左大社"的领袖黄培,他前妻是即墨南皮公蓝再茂之女,她有个胞弟蓝润,是清代顺治三年进士,官至山西布政司使。蓝润的从弟(堂弟,即黄培的从内弟)蓝溥,他的儿子蓝启新,与黄培的儿子黄贞明同在一处读书,但是这两个同窗却不甚友好。问题就出在两家的主见不同上了。

由于黄培性情清高,怀明厌清,使得儿子黄贞明也气性孤傲、鄙视新朝,黄培以明朝忠贞自居,看不起蓝家背叛前明,认为蓝家为新朝做官,是没有骨气丧失气节;而蓝浦则认为黄家迷恋逝去的王朝,整天唉声叹气,却不能审时度势随波逐流,是迂腐可笑不识时务。

两家大人流露出的不同思想倾向,都在无意中被子辈看眼里记心中。所谓上行下效,黄贞明和蓝启新也经常发生争吵,互相不服。这一天,两人又因为琐事发生口角,期间黄贞明忍气不过,拿出父辈之间矛盾来说事,言语中过激辱骂,不免牵涉了蓝启新的父亲蓝溥。

回家后,蓝启新把学堂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知父亲,蓝溥听后大怒,认为黄培不该把这些大人的隐私事情讲给孩子听,实在是无理之极,有失管教。其实老鸹嫌猪黑,半斤对八两,他何尝不是对黄家抱有成见,整天念叨。总之蓝溥从此对黄培是记恨在心,总想报复出气,忘了黄蓝两族的通家之好。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人孰无过,每个人都生活在别人的放大镜下。想找别人麻烦或者给别人下套挖坑,往往是最容易的事情。蓝溥想到黄培这些年搞的社团组织,知道这帮文人集社的目的和初衷,也知道黄培编刻了一本《含章馆诗集》。蓝溥弄到一本,翻看了半天,发现其中果然很多怀念前明、贬斥新朝的诗作和句子。

如"对酒每怜沧海月,听潮时忆景阳钟",是说诗人心情郁闷,每次对酒月下,观浪听涛,怅然怀念可怜逝去的前明(沧海月)、回忆当年景阳宫早朝时的钟声(黄培曾经担任任锦衣卫指挥佥事,历官都指挥使,负责宫廷戍卫);

如"世尽争葵藿,人谁念蕨薇"一句,是比喻世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往新朝(葵藿,向日葵),又有多少人,记得伯夷叔齐避居首阳山的气节,不食周粟只吃野菜最后饿死(蕨薇,蕨草野菜),诗人将自己比作伯夷叔齐,不食新朝俸禄,甘心终老林泉;

又如"但期心似石,不畏鬓如霜"一句,是诗人希望自己的志向(怀念明朝的心)像坚石一样,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更改,不害怕两鬓斑白如霜。

这些表明心迹的词句,在诗册中随处可见。其实黄培仕途失意之后,蓄发隐居心情郁郁,吟诗写作不过发泄情感。俗话说“秀才作反、十年不成”,社团这些读书人虽然是地区意见领袖,讨论时政却无权无势,新朝已经逐渐稳定,这些活动于社会舆论的影响也是有限的,顶多只是纸上谈兵,自我安慰。

但这些诗文,毕竟让蓝溥如获至宝,他写了一份疏文,说明"黄培心念前朝居心叵测"一事,将疏文及诗稿递到了即墨县衙。毕竟是亲戚关系,蓝溥之意是借此惩治黄培一番,让他不要放纵子侄,小惩大诫,也打压一下黄培清高孤傲的秉性。

谁知此案发生了“蝴蝶效应”,越闹越大,一连串的意外事件,大大超出蓝溥的控制和预料,黄家两名仆人的介入,更是让案件不断发酵,终于酿成惊天巨案,不仅惊动莱州知府、山东巡抚和刑部,最终闹到康熙皇帝那里。

即墨黄家佃户有个叫金桓的,是个落魄书生出身,多次欠佃款不缴,黄家家仆将其殴打一顿。金桓怀恨在心,听闻黄家发了官司也想凑热闹,于康熙四年八月初二,同样以《含章馆诗集》为由,具状上告莱州府。

莱州道长官尹范平闻知,立即将此案开堂审理,黄培自称身体有病,让儿子黄贞明和亲家江谦应诉,同时疏通关节。江谦也是地方望族出身,官场有一定的影响力。

莱州府综合考量后,决定将此事化解,最终以小儿口角为由,判作家庭纠纷和经济纠纷的民事案件,令黄贞明赔礼道歉,黄蓝两家互不追究、就此了结,金黄两家则欠债还钱、赔付药费,调解了事。

青岛:康熙初年,即墨小伙吵嘴引发大案,牵涉两百余人惊动了皇帝

案情审理也算公允,事情本可以就此了结。谁知黄家另有一名家仆姜元衡的加入,让这件事情陡然升级。

姜氏与黄家两世主仆,并有救命恩情,到了姜元衡这一代却反目成仇,必欲置黄培于死地而后快。姜元衡在原先诗册的基础上,又炮制了一篇《南北通逆》,将吟诗结社变成南北串联,谋朝篡位颠覆朝廷,酿成惊天巨案,牵涉人员多达200余名,甚至有当朝名儒顾炎武。此案层层上报,惊动了康熙皇帝。清朝对文字非常敏感,眼看涉及数百人的冤狱就要酿成。

此案从康熙四年八月,至康熙八年三月十六日审结,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和刑部衙门连番审查,最终审理结果上奏朝廷裁决。由于主犯黄培一力承担罪责,多位清廷要员从中斡旋关说,最终涉案的两百余人员,绝大多数免议脱罪或从轻发落,只有主犯黄培"按隐叛诽薄之罪,定拟绞罪"。

康熙皇帝见到审议结果,也不想把事情做大,毕竟牵涉的人员众多,又都是地区有名望的文人墨客,屠戮太甚,于社会舆论不力,而且新朝初立不久,社会稳定为重,还可借此收士人之心。基于此念,康熙御笔批允了这份处理意见,让刑部转告山东照准办理。

康熙八年四月初一日,就是结案的半个月后,黄培求仁得仁,在济南府执行绞刑,时年虚令六十六岁。莱阳名士宋继澄、宋涟,还有明末清初大儒顾炎武等人,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

黄培的儿子黄贞明带领家人,将父亲尸首从省城一路颠簸送回即墨,安葬在黄家祖茔,之后再也无心仕途,从此隐居崂山不出。黄贞明有一个女儿,年方及笄(年满十五岁),面对爷爷被绞死、父亲进山避居的家族变故,小姑娘倒也坚强,发誓今生不嫁,带着父亲画像,到崂山潮海院出家当了尼姑,法号"喜岩",不久后迁居巨峰南麓的白云庵修行,清灯古佛,经卷木鱼,平淡的了此一生。

"石头大狮的胶澳笔记"的所有的故事和灵感都来自小编故乡,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留言给我。如果对文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也请在下方留言赐教。

("石头大狮的胶澳笔记"——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