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籍
海南游记 | 我们活生生把骑游演成了电视剧
发布时间:2019-08-14
 

我有一杯酒,致给这一场大梦,想见时不远万里,分别时各奔东西。然而梦里有人说,声音轻柔而坚定,她说,让我留在你身边。


本来没打算去海南,十二月底推文出来了,有些犹豫。在决定不去后,有人跟我说:“我其实挺想你去的。”这一句话,成为我去海南的理由绰绰有余了。

/洁琳





Day1

1月11日


慢下来


公交转大巴抵达祖国大陆的最南端的县——徐闻。下了大巴,就好像被丢在荒野。


凭着一张薄船票漂过琼州海峡,天是阴沉的,日光是泛白的,海水是青蓝的,海上矮矮的浪,只在浪尖泛起点白沫。海水一次次聚拢,苍茫的海中搅起一层又一层浪,起起落落。突然想到千年前,苏轼过琼州海峡时看到的也是同样的浪。

 

在船上搭讪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年男子,他建议我出国看看。下船前,望着越来越近的海岸线,我跟中年男说:“我们从天南海北来,相遇在窗前,十几分钟之后又各奔东西,一别就是一辈子。”中年男子也很唏嘘。

 

不论如何,终于踏上了海口的路,看到路边的椰子树,每个人都被强行植入“这里是海南”的概念。



中午抵达青旅,转入轰趴模式。球可以唔入,姿势一定要型。



下午,挑一辆自行车,去瞥一眼海南大学。晚上,去海南一条极为高档的南五路补充点营养。虽然海口在景观上跟普通的南方城市差别不大,不至于让人流连,但是它的小吃特别能够俘获人心。


爽口甘甜的芒果肠粉

饥渴的他们




Day2

1月12日


东郊椰林


在椰林下车,我们打扰民宿老板去了。据说,我们今晚入住的将是整个旅程中最舒适的一家民宿。

 


这里有我喜欢的样子,从小门出去是一池活水,池边树影婆沙,人在凉棚下晒不到阳光却看到光影,身在境中,又能游离度外;民宿藏在一片椰林中,看不到海的痕迹,走上天台却能看到蓝色的天空下隐藏的蓝色的海,房子稍带的天井和老木门,意外地满足了伪文青的幻想。

 

将来也许还会来这里,但再也不是骑行,而是养老了。


椰林缀斜阳,一片海蓝蓝

傍晚,是日落和沙滩,是一起疯的你们。



晚上,天空好多星星,像黑幕的针眼渗进了白光。一群人围着阿叻,第一次参透天空的秘密,猎户座,天狼星,南河三,北河三,北河二,双子座,仙后座……北极星。



下面是一个超级好问的小弟弟和一众未来人民教师的对话:

 

“宇宙的边缘是什么颜色的?”

“宇宙的边缘是黑暗的,因为没有光啊。”

“我们都是大学生,不会骗你的。”

“我觉得是白色的,边缘都是白色的。白色代表希望。”





Day3

1月13日


博鳌风情小镇


早上天气很好,阳光正好,精神尚好。正式骑车上路的第一天竟是骑行距离最远的一天,崩溃之余看到一只瘦小毛狗,长着一缕缕的脏白毛。小毛狗竟然跟着音乐律动,屈膝点头。狗也有职业的话,它应该是一位天才乐手吧。


第三天的“今日最佳”莫过于午饭了。中午时分,坐在亲水台,整个人窝在椅子里,苍老的大海是背景,海风在劲吹,涛声啸得人也苍老了心。




只不过面前一锅沸腾的海南鸡汤就叫人心春暖花开。纯椰子水为汤料熬煮正宗海南文昌走地鸡,鸡油金黄,鸡肉富有弹性,汤水色泽亮丽,火锅中还有大片大片软糯白皙的椰子肉,白乎乎的傻样诱人一口吞食。鸡肉捞起即可食用,味道甘甜,也可以搭配鲜红的剁椒、鲜辣的生蒜和鲜甜的酱油,再挤一两颗鲜爽的青桔做地道的备用酱料,好吃到嗷嗷叫。


下午进入博鳌,开始下雨。据说每年的海南团到了博鳌就一定会邂逅一场雨,今年也不例外。

 


“我一生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在雨中慢骑”?不存在的。


 

傍晚时分,来到玉带滩。这里的海跟前两天看到的海有点不一样。确实很壮阔海浪一下一下的,哗、哗地冲击着海岸,天际线看起来很近,却是难以到达的未知。




Day4

1月14日


寻找消失角的大花


早上起来到海边去,包包喜欢这一片海,水浪苍茫,总让我联想到那幅日本名画《神奈川冲浪里》。



比起海,我更喜欢海上的天空,云很大一蓬,比一般的云厚。白色淡了灰色,灰色泛着灰蓝。一蓬又一蓬,从天边、海际线乘着微弱的光,斜上向穹顶射出,比沧浪更有气势。

 

在海边呆了不知多久,悻悻回到旅馆正好遇上老板上早餐,清汤配重庆小面,配得莫名其妙。

 

一边吃早餐一边听旅店老板忽悠当初龙的九子之一赑屃在博鳌如何兴风作浪又如何被收服的神话,还有那句经典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如博鳌的小厨房。

 

上午下坡时控制不住车头,完成了我骑车生涯中的首摔,离进阶为女车手又进了一步。摔车后,心情像沉淀了石灰的水被晃了一下,石灰扬起来,液体变得浑浊,却丰盈了。停下来,摆好车之后,锦斌、包包和阿叻陪我坐在路边休息,我留意到阳光穿过路边的灌木斜照到路面的样子。南的晨光好舒服,四个人就这么一直坐下去也好幸福。


Chefchaouen舍夫沙万

修车的男生很帅,即便他叫咸鱼


车还是要骑的,进入村庄,其中有一段较长的坑坑洼洼的泥沙路,很颠簸,路的两边不时可以看到祖坟,一人高的圆锥形土堆跟房子挨得很近,感觉很奇妙。

 

下午到达大花角露营点,翻过小山坡,又是一片海。一样的太平洋水,不一样的感觉。这里的海滩都是大块鹅卵石,没有沙,只要有阳光,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海水都是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