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籍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发布时间:2019-07-11
 

公元751年,安西都护府精锐折损于怛罗斯之战,一时间风雨飘摇。但这并非根本性的大事,两万人的折损,在唐朝鼎盛之时算不上什么。仅仅两三年后,安西都护府又开始了征伐威慑周边小国的大规模征战。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怛罗斯之战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葛逻禄族雇佣兵一万人反水,从安西军背后进攻,打乱了部署。但这绝不是葛逻禄族最后一次背叛唐王朝。但天有不测风云,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唐朝在河西、陇右征兵, 安西兵组成“安西行营”奉诏平叛, 帮助收复了两京。安西都护府乃至于整个西北大规模的抽调精锐入内平叛。 这中间最有名的是原来在安西做过陌刀将的李嗣业。 李嗣业,京兆高陵(今陕西三原)人。擅使陌刀。由于关于陌刀的相关资料和实物极少,故而历史上对李嗣业的记录成为了陌刀战斗力的重要佐证。 “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形容的就是他的惊人战力。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由于安西、北庭及河西、陇右驻军大部内调,一时之间西北地区出现了战力真空的脆弱状态。等待留守的疏勒四军镇军民的,将是无边的梦魇。公元760年,吐蕃攻陷陇右军镇,发兵进攻安西都护府。河西走廊的封锁,使得西域与内地隔断,无法得到来自中原的有效支援。 由于安西、北庭二都护府联合了本地沙陀、回鹘的力量,吐蕃久攻不下。此时的军事指挥为,李元忠守北庭,郭昕守安西都护府。公元780年,李元忠、郭昕渐感不支,安西、北庭沦陷在即,派遣使者间道奏事。德宗对其进行了嘉奖,表示了对于二人忠于唐朝的嘉奖,封李元忠为北庭大都护,郭昕为安西大都护,诏令四镇将士均按等级破格提拔七级。 除了虚名之外,朝廷对于安西和北庭二都护府的支援是,什么也没有。安西和北庭的汉人当了炮灰。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公元790年吐蕃葛逻禄联军(对,又是葛逻禄)威逼利诱之下,沙陀、回鹘依附吐蕃猛攻北庭,北庭都护府彻底沦陷。自此安西与中原彻底断绝了音讯,在史书上不多的记载完全消失了。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公元808年,孤悬海外四十八年后,安西都护府彻底沦陷。因为已经没有了历史记载,所以这是学者推测的时间。 坚守四十八年的最后一任安西大都护郭昕战死。自此,唐代对西域的百年积累被连根拔起。史书并没有记载西域汉人最后的结局,但根据下面一个例子,我们可以大致推测出来。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前面也提到了,吐蕃攻占了河西走廊,夺取了陇右与河西一带的大片土地。然而这帮家伙,让他们治理,实在太考验他们的智商。在吐蕃的英明领导下,河西地区经济水平大量倒退。 而沦为下等人的汉人动辄遭到打骂侮辱、强征重税和本族文化的被压制。丁壮者沦为奴婢,种田放牧;“羸老者咸杀之,或断手凿目,弃之而去”。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日夜思归唐皇朝。开成年间(公元836年—840年),唐使者赴西域,途中“见甘、凉、瓜、沙等州城邑如故,陷蕃之人见唐使者旌节,夹道迎呼涕泣曰:‘皇帝犹念陷蕃生灵否?’其人皆天宝中陷吐蕃者子孙,其语言小讹,而衣服未改”。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公元799年,已经沦陷为吐蕃占领区的沙洲(敦煌),当地的汉人张家出生了一个叫张议潮孩子。 已经沦陷12年之久的河西,在张议潮的视角看来完全是人间炼狱。 自此,他投入到了推翻吐蕃残暴统治的工作中。

公元848年,经过长期准备,49岁的张议潮率部起义,城中的唐人大量响应。在于吐蕃军队的决战中,张议潮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接下来13年的征战里,张议潮连战连胜,以河西本土唐人组成的义军大战吐蕃的残暴之师,克复了河西地区的十一个州。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山河,宛然而归”。一时之间,西域乃至西北的汉人重新恢复了身为唐人的骄傲。张议潮绝不是割据地方的军阀,归义军直接向唐王朝效忠,并获得了唐王朝的认可。

公元867年,一代奇男子张议潮入长安议事,归义军政事军务交割于其侄。甘愿自己做了实际上的人质,来表达对唐王朝的忠心。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公元872年,一代奇男子张议潮病逝于长安。他死后归义军陷入了内乱之中,虽然最后又有复兴,但终究不复强盛之态。

公元1036年,这是宋仁宗景祐三年。大唐帝国最后的火种,归义军在常年孤悬海外,中央没有一兵一卒援助的情况下,败亡于西夏李元昊。历时185年。 不知道北宋是无能为力,还是压根不重视,并没有对归义军伸出任何援手。北宋终究为自己的军事短见付出了惨重代价。王安石主导,王韶为将的熙河开边。但1074年完成的熙河开边,已经是一切都晚了。河西的汉人,早已彻底胡化为羌人,绝非当年曾经“死节从来岂顾勋”的汉人了。"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唐.司徒空。 几乎和归义军同一时期,当年唐王朝的背叛者葛逻禄的后裔,在西域汉人政权悉数完蛋的情况下,顺利的建立了喀喇汗王朝。从此开启西域绿化的历史


不应忘记的历史:从怛罗斯到两都护府陷落,殷鉴不远!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忘记等于背叛。我不能忘记葛逻禄和吐蕃的无耻,回鹘和沙陀的变节。 假如不吸取教训,历史终将重演。而西域汉人的命运,或许将再一次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