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籍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发布时间:2019-11-06
 

虽然耳熟能详,但友好的柬埔寨对我来说还是遥远而神秘。柬埔寨的雨季之末,当我们乘坐的山东航空公司的包机穿云破雾,来到蓝天白云下的暹粒,神秘的柬埔寨才开始在我的眼前真实而具体。

那场名叫“夕阳”的戏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刚出暹粒机场,导游小林就带着我直奔被誉为世界最美落日地之一的巴肯山,去响应柬埔寨之行给我的第一个召唤,享受那场名叫“夕阳”的戏。

暹粒的天气有些像十里不同天的西藏,东边艳阳高照,西边瓢泼大雨。在吴哥窟大门买门票的功夫,雨就开始从头顶上的那片云上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或许是猜中了我的心思,会摄影的小林安慰我:“没事,日落还早呢,天那边也晴着”。

巴肯山海拔高度67米, 说是山,其实也就是一座小山丘, 从山脚到山顶,步行大约需要20分钟左右的时间。只不过这座小山丘鹤立鸡群,是附近唯一的制高点。而这20分钟的路途,让第一次见到吴哥古老遗迹的我,产生了一种穿越的感觉。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耸立在眼前的这座虽然破败但却坚实的庙宇,就是高棉王朝大名鼎鼎的耶输跋摩一世移都吴哥后,建造的第一座国庙,被称为“第一次吴哥”的巴肯寺。巴肯山的西边是开阔的西池,正是我们拍摄日落和晚霞的方向。山的东南方丛林中则是著名的小吴哥,是所有来暹粒的游客魂飞梦绕的地方。

巴肯寺建在巴肯山顶,体现了当时高棉人对山的崇拜。这座象征着整个宇宙的建筑,设计上充满象征符号。7层平台代表七重天,最上层的高塔代表宇宙中心,除中央高塔外,下面六层共有108座小塔,代表四个月相的108天;从每一面的中轴线上看巴肯寺,都只能看到33座塔,代表须弥山上的33位神祗……

如果说巴肯山灿烂的日落和晚霞,是柬埔寨美好之行的前奏,那么小吴哥的日出和朝霞就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期待和亮点。

早上四点半,伴着天空中闪烁的繁星,语言不通的司机来宾馆接上我,一路摸着黑来到了小吴哥。明亮的车灯在漆黑的马路上扫过,显得格外地明亮和耀眼。我们走过小吴哥宽宽的护城河,又走过了一些错路,遇到了几个来自欧洲的老外和一对上海的母女,大家在一起比划了一番之后,终于寻着远处的几束手电光亮,找到了最佳的拍摄日出的地方。

遗憾的是太阳被遮在了云后不肯露脸,不遗憾的是小吴哥五座佛塔上面飘荡着的迷人的朝霞。意外的是在我们身后,不知不觉地站着不止上千的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与“吴哥的微笑”面对面

早晨的朝霞没达到想象中的震撼,我们需要走进吴哥窟的内部,外加一次辉煌的日落加以补足。我们下午3点半从酒店里出来,导游一路上渲染着落日时分小吴哥壮观的场面。金色的吴哥,挑动着大家想象的神经,上好的天气更增加着大家渴望的强度。

小吴哥也叫吴哥窟,是吴哥古迹中保存得最完好的庙宇,以建筑宏伟与浮雕细致闻名于世,是高棉古典建筑艺术的最高峰,也是东方四大奇迹之一。随着导游的指引,我们走过宽阔的护城河,走过硕大的石块铺就的甬道,离巍峨的窟堡越近,就越能感受古高棉文化的悠远和厚重。而当我们进入吴哥寺内部,在一层回廊上的布满故事的浮雕和二三层祭坛装饰气息浓郁的浮雕前驻足,眼前的一切更不仅仅是壮美和璀璨所能形容。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作为柬埔寨的象征,吴哥窟(小吴哥)中心塔被印在了柬埔寨王国的国旗中央。往事越千年,古高棉鼎盛时期的中心,则是位于吴哥王城正中心的巴戎寺。

在巴戎寺遗存的54座巨大的石塔上,东、南、西、北四面共雕有216尊巨大且充满神秘微笑的佛像——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吴哥的微笑”。作为阇耶跋摩七世为自己建造的寺庙,这里的每一张脸都是以他自己的面容为样本塑造的。走在这些微笑底下,走在这些微笑中间,你所能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古高棉文化的壮丽和灿烂,还有强大、骄傲、繁盛、慈悲、虚弱、衰败等等词汇混杂在一起的思考。

巴戎寺的墙壁上保存着大量丰富且生动之雕刻。与庄严神圣的吴哥窟的雕塑相比,这些记载了古代战争、百姓生活、自然风光等古高棉当时现实场景的雕塑,更显得亲近和真实,它们在活灵活现地向人们讲述着一段段遥远而神奇的故事。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拍胸脯证明大家都是好人

到吴哥旅游,除了要看以小吴哥著称的吴哥窟,要看大吴哥城内的巴戎寺、古皇宫、斗象台、十二生肖塔以外,离大吴哥城不远的塔布茏寺也是一个十分著名的景点。作为电影《古墓丽影》和《花样年华》的取景拍摄地,塔布茏寺每天都吸引着成百上千的游客前来参观。

塔布茏寺位于吴哥城东约一公里处,兴建于1186年,是阇耶跋摩七世为纪念他的母亲兴建的,神殿内供奉“智慧女神”,传说是依据阇耶跋摩七世的母亲形象而塑造雕刻。

塔布茏寺被发现后,因为被当地人称之为卡波克的大树盘据而放弃整修。小鸟衔来了种子,种子长成了大树,盘根错节的巨树缠绕佛塔,占领长廊,撕裂围墙,掀开石阶,探进门窗,举起房顶。塔布茏寺如同睡美人的城堡,完全被丛林吞没,难以修缮的塔布茏成了演绎破败的风景。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长廊顶端有成列仙女的浮雕,透露出飘逸浪漫的气息,所以有“舞者长廊”的美誉。寺内有一处称为“回音塔” 的内室,据说有良心的人站在塔里面用力拍胸脯,可以听到宏亮的回音。我们同行的人在拍打过之后,都可以听到,得到的结论是大家都是好人。

被大树摧毁的宏伟宫殿

其实,在探访塔布茏寺之前,我们还去了离大小吴哥40公里的另一个叫做崩密列的地方。据说这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它的名字的意思是“荷花池”。多么美好的名字。可惜在那里,人们目睹的是比塔布寺更为惨烈的大树与建筑的战斗。由于建造这座寺庙最初所使用的材料是沙岩,所以很多建筑的损毁程度极为严重,而且很难再被复原。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崩密列是苏利耶跋摩二世(1113年-1150年在位)时期修建的印度教庙宇,所以在建筑风格上与同期建造的吴哥寺很相似。与已经修复了的小吴哥不同,走在为游客搭建起的木板通道上,看着被一棵棵硕壮的大树挤塌撑垮缠死的废墟,常年被泡在水里的宫殿,长满了青苔的石块,你就不能不感受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卑微和渺小。

面对崩密列这座巨大的废墟,面对那么多被大树摧毁了的美轮美奂的宫殿,我当时想到的就是我们年少时接受的类似于人定胜天的教育是那么不堪一击。那个过分的夸大了人的力量的年代,让我们丧失了对大自然的敬畏,甚至影响到今天,还会驱使我们去做一些违逆自然的事,最终得到自然的惩罚。

站在崩密列的废墟上,你会相信,人定胜天只不过是一时之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人造的万物终将被大自然的力量吞噬得无影无终。与大自然相比,人实在是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生物。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洞里萨湖漂泊的水上人家

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去暹粒,洞里萨湖是个不能不去的地方。这是世界第二,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也有人称作 是大地上的天然弹簧。每当春天降临,中国境内青藏高原雪融之水,流入湄公河,到了金边之后,水量增大,让原本是东南流向的洞里萨河,掉头奔向西北方,注入洞里萨湖;再加上5月至10月的印度季风,带来丰沛的雨量,洞里萨湖变成有16000多平方公里的大湖。到了11月至次年的4月,柬埔寨进入旱季,湖面积缩小,仅有2700多平方公里;而洞里萨湖里的水也转为往东南方向流,向下顺着洞里萨河,在金边和湄公河交汇之后,经由越南流入大海。

洞里萨湖就像大地上一根天然的弹簧,她“一呼一吸”带来的变化与影响是有趣的,当雨季水涨时,湖畔码 头离暹粒市区只有区区9公里长;可旱季一来,湖面急剧缩小,码头离市区的距离又拉伸成为17公里远。

和所有的湖泊都能拍摄到漂亮的日出日落一样,洞里萨湖的日出日落也相当迷人。此外,这里还有非常多的人文卖点。历史上形成的水上人家,有学校、餐厅、杂货店、警察局、诊所,甚至还有一间顶着十字架的基督教堂。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水上,大人们刷地、修船、养猪、养鳄鱼、织渔网,儿童成群结队地在水中嬉戏玩耍,当然少不了向前来观光的游客要糖,生活气息十分浓郁。

所谓的水上人家,只是称呼而已。这里没有任何行政上或者宗族上的约束,水上人家本身也是漂泊的,至于漂到哪,完全取决于洞里萨湖水位的高低。

柬埔寨国宝——吴哥窟

暹粒的石头“醉了”

在金边的时候,金边的导游问我们,大家在暹粒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石头?引起了到大家的一阵大笑。

在暹粒逗留的3天多的时间,看的最多的的确是“石头”,那是承载着人类灿烂辉煌的文化的石头,是对自然力量无力无奈的石头,是发自心底的震撼和遗憾的石头。而这些我们看到的石头,只是吴哥600多座宫殿中的百分之一,说多点,几十分之一,还有大量的已经修复,正在修复,永远也无法修复的宫殿庙宇,召唤人们去倾听去感受。

或许是对我几天来沉重心情的补偿,在参观过此行访问的最后一座宫殿塔布茏寺去洞里萨湖的路上,我遇到了一群载歌载舞的人们。向导小林告诉我,这是信众们前往寺庙参加捐赠的仪式。柬埔寨是一个信奉小乘佛教的国家。关于小乘佛教我了解不多,但从柬埔寨人民的安详快乐的脸上,从他们从容淡定的心里,能够感受到信仰带给他们的幸福和力量。这再一次证明幸福感和财富度非正比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