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五百年前,她形神俱散,今生投成猪身,一头闭月羞花的猪……
发布时间:2019-09-16
 

当一只猪爱上主人,所有事情都偏离了正常轨道。痴心一片,难抵阴谋算计被狠狠利用。她这头猪很蠢很笨,受了一身伤,不敢再奢望主人的爱情,只想逃得远远地。可是,她是他养的猪,怎么能弃他而去?

1

一头闭月羞花的猪,仍然是头猪,飞不上枝头变不成凤凰,生下来就是为了等死。

这是一头猪的悲哀,也是夕瑶的悲哀。因为,赶巧,她就是一头猪。

自从在仙山福地云阙上仙府邸化成人形之后,这种对生命的担忧便如形随形。

毕竟在仙界没人养猪,云阙是头一个。她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他整天在想什么。她只能尽力地讨好他,只要他心情好,她应该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能两腿走路之后,夕瑶就学会了端茶、倒水、洗衣、做饭、锤腿、捏肩。她要向他证明,她是一头积极勤奋、有高级觉悟的猪。她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云阙却对她的乖巧视而不见,常摸着下巴问她:“三界众生,你觉得谁最美?”

这个嘛……

那时的夕瑶还没学会溜须拍马,只得实话实说:“我,我没去过三界,也没见过什么人。除了云阙上仙,当属魔界最高统领沉壁魔君最美。”

然后,云阙就和蔼可亲地让她洗了一个月的猪圈。

愚钝如她,边扫猪圈还边思考自己哪里说错了。上个月蟠桃大会,她有幸跟着云阙上仙赴宴,沉壁魔君红发飞扬,铠甲加身,身材魁梧,一张脸更是邪魅狷狂、颠倒众生。当时,云阙上仙也说了:“真妖孽。”

他从来不夸人,能让他这么刮目相看的,一定很有实力。

后来众仙喝开了,她便打了个盹,醒来之后发现云阙上仙不见了。于是,她离席去找,在僻静的绒花树下,看见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对坐饮酒,当真是天庭一道瑰丽的奇景。

一个清新脱俗,一个妖冶如画,抛开身份和性别,他俩还挺登对。

夕瑶一直躲在暗处偷窥,猜测他们在聊些什么,没想到聊到最后两个人竟然打了起来。

夕瑶第一反应是去找救兵,可刚抬腿,就听云阙上仙道:“出来,主子被欺负了,你还不来帮忙?”

她无处可逃只好跳出来,抱住沉壁魔君哭道:“求你放过云阙上仙,他这人嘴欠没品,您老就原谅他这一回吧。”

云阙上仙满头黑线,只觉老脸都丢尽了。

沉壁却看着她,整个都呆住了。他扶她起来,激动的叫道:“夕瑶,真的是你?”

夕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沉壁魔君抱在了怀里。他双手用力,几乎要把她融入骨髓,她听见他声音颤抖地说:“夕瑶,我找了你整整五百年。”

呃……那时候,她可能还在母亲肚子里孕育着。

这货铁定认错人了。夕瑶刚要解释,胳膊一痛,又被大力扯进另外一个怀抱。

比起沉壁怀中的温暖,他的胸膛有些冷,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水沉香味。夕瑶仰头,看到云阙薄唇紧抿,声音冰冷道:“你知道我要什么。”

沉壁魔君使劲儿握了握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甩袖离开了天宫。夕瑶吓得一哆嗦,刚才那一眼,真是愁肠百结、情深似海,像利箭一样击中了她的心。她隐隐觉得,这天似乎要变了。

云阙上仙却敲了敲她的脑袋,戏谑道:“怎么?看上他了?”

夕瑶脸一红,跺着脚跑开了。若说这三界之中,谁能让她动心,怕也只有云阙上仙了。

她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她怕他、敬他,心里也多多少少还有些崇拜他、喜欢他。可她只是一头猪,从来不敢妄想什么,更不敢让他知晓自己的心意。

云阙上仙的眼神却一点儿点儿冷了下去。

2

云阙上仙是个笑面虎,看上去人畜无害,实则腹黑又记仇。

她扫完猪圈之后,云阙上仙又问了她一个问题:“若有一天,让你在沉壁魔君与我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夕瑶每天揣摩他的心思,多少总结出了些经验。甭管他问什么,只要三句话。

“您老英俊潇洒、俊美无暇当属天界一枝花,我对您的仰慕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夸完之后,还要把对方踩扁,“沉壁魔君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妖精,给您提鞋都不配。”紧接着再表表忠心,“我夕瑶生是您老的猪,死是您老的死猪,就是天塌下来也要追随您左右。”

一席话说完,云阙上仙绝对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大手一挥赏她两个大肉包。

可这一回,云阙上仙不但没笑,还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头冒冷汗心里发毛,以至于怀疑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快,不够真诚。

“夕瑶,你这么有趣,我还真舍不得你呢。”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把她圈在怀里。

如此温柔的姿态,让夕瑶的一颗心狂跳不止。她虽然是他养大的,可他看她的眼神从来都是凉薄疏离、居高临下,好像随时会把她丢出门外。所以,这么多年,她不敢有半分逾越,更不敢惹他不快。

她是一头卑微的猪,拎得清自己的身份。可是,当他抱着她的时候,她低到尘埃里的心,竟生出了一丝丝的妄想。他或许有那么一点儿喜欢她吧。

“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可愿意为我做一件事儿?”

他的声音带着些蛊惑,让她来不及分辨,便甘心沉沦:“自然愿意。”

云阙上仙扳住她的肩膀,笑道:“那好,我要你嫁给沉壁魔君。”

夕瑶愣在那儿,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时天堂一时地狱,夕瑶觉得自己的心难受得厉害。可出于多年的习惯,只要他高兴,她便会忽略自己的情绪。

更何况,她只是他养的宠物猪,有什么立场说“不”呢?

仙魔两界修好已有百年,但仙魔毕竟不同道。这次沉壁魔君来求亲,众位单身女仙人人自危,唯恐自己做了和亲的牺牲品。

然而,当他开口要娶夕瑶的时候,诸仙奔走庆贺之余,都说魔君疯了,竟然要娶一头猪。

只有夕瑶知道,这不过是沉壁魔君与云阙上仙的一场交易。

云阙上仙五百年前曾是天界战神,位高权重,连玉帝都忌惮他三分。那时候,仙魔大战不断,他作为仙魔大战的主帅,风头无二、所向披靡,所到之处,皆是鲜花掌声、歌功颂德。

后来仙魔结盟修好,云阙上仙再无用武之地,再加上他曾经风头太盛遭人忌惮,玉帝不但夺回了他手中的兵符,还给他派了个闲差。

他不愿意修生养性、修花剪草,然而被逼无奈,其中郁结可想而知。

过去的辉煌对比如今的冷情,世上又有哪个人能承受如此大的落差,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云阙上仙。

所以,他蛰伏百年,不过是孕育下一次腾飞。

若没有机会,他便自己创造机会。

他知道沉壁魔君当年愿意与仙界修好,是因为一个叫夕瑶的女仙,她用生命阻止了这场连绵百年的大战。

沉壁魔君对夕瑶女仙的感情,没有人比云阙上仙更清楚。

他培养出一个与夕瑶女仙一模一样的人,为的就是今日。他要用她换沉壁魔君与天庭决裂。

等沉寂百年的大战再次重启,他就会再次成为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战神。

泠泠月光下,夕瑶望着窗纸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勾起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来。到底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3

婚期定在下个月初八。

这段时间,天庭格外平静。沉壁魔君隔三差五便来找夕瑶。

云阙上仙亲自送她出门,她走了好远,回头还能看到他在廊下对她挥手:“记得我交代你的事儿。”

他在之前的战役中受过重伤,如今法力大不如从前,为保万一他要夕瑶找机会对沉壁魔君下手。仙家法宝缚妖绳化成了一枚流光溢彩的戒指藏在夕瑶手心,她一路都在想云阙上仙的话。

只要给沉壁魔君戴上,他便有了绝对的胜算。等魔族来战,他找机会催动咒语,沉壁魔君就如砧板之鱼。

她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笃定她能完成任务,若是她露出了马脚,被沉壁魔君发现了,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云阙上仙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夕瑶,你来了。”

一声热切的呼唤把她拉回了现实,她抬头,看到绒花树下,红发飞扬的男子,心中有丝愧疚。他的笑容真诚干净,眼睛里是浓得化不开的脉脉深情。

他拉着她的手,与她同乘蛮牛飞下天庭,畅游蛮荒四野万里河山。

那段日子当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她从未想到,这世上原来有如此多的美景,忘川的幽兰、极地的绿光、人间的花灯会,以及幽冥的百鬼夜行。他带给了她一个崭新的,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她的眼睛和她的心都跟着澎湃雀跃起来。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看人脸色,费尽心思地讨好谁。她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有时候耍耍小性子,也有人无限包容。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被人爱着是这样的滋味。

拖了一日又一日,她始终没有拿出缚妖绳来。

她觉得自己借着别人的身份,才有了这一响贪欢,不能再毫无底线的伤害他。

可云阙上仙等得不耐烦了。他戳着她的脑门,气急败坏地吼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你别忘了,是谁费心费力把你拉扯大,是谁给你片瓦遮头让你免遭屠宰,是谁……”

换做以前,她定会感恩戴德夸他是个大善人。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累了。她只想问,若不是为了前途,他会那样精心照料她,费尽心机让她幻化成人吗?

沉壁魔君越是无条件地付出,她就越是厌恶云阙上仙永无止境地逼迫。

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这是她欠他的。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和感情。正因为喜欢他喜欢得迷失了自己,丢掉了所有的喜怒哀乐,甘愿成为一枚棋子,她的心才会在面对现实这一刻,鲜血淋漓,疼得快要裂开。

多少次,喜欢他的念头冒出来,她都把它摁回去,嘲笑自己:一头猪配得到感情吗?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好地控制,可有一天这种感情以迅猛之势,铺天盖地席卷了她,她才明白有些感情是身不由己,心不由己。

沉壁魔君揽着她的腰肢,与她携手同游时,她想若抱着自己的是云阙上仙该多好。沉壁魔君宠溺地看着她时,替她摘掉发间的黄叶时,她都一次次地把他当成了云阙上仙。

她再也骗不了自己,她爱上了他,爱上了那个薄情的云阙上仙。

她脑子里、心里全是他,根本无法跟另一个男人逢场作戏。夕瑶把缚妖绳拿出来,跪在云阙上仙面前:“对不起,我还是做不到。”

云阙上仙脸色几变,最后仰天大笑起来。他的手指轻轻一捏,骨瓷杯碎成了粉末。

“你果然变了心。”云阙上仙咬牙切齿,拂袖而去。

夕瑶瞧着他决然的背影,泪流满面。原来喜欢一个人,这么痛。

4

夕瑶坐在屋外等了半夜,云阙上仙终于回来了。

他叹了口气,用力揉了揉她的脑袋,是宠溺的姿势。她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在他回来之前,她真的很怕,怕他再也不理她了。

最后,他握住她的手,第一次低声下气地求她:“夕瑶,我只有这一个机会了,帮我。”

在那样的眼神和语气下,她的心又软了。

也许是习惯了讨他欢心,纵然委屈,她也应了下来。

第二日,云阙上仙宴请沉壁魔君。夕瑶坐在中间给他们斟酒,沉壁魔君拉着夕瑶的手,欢喜地说:“我们是命定三生的缘分,五百年前,你形神俱散,我却笃定,你一定还活着。”他动情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夕瑶,我终于等到你了。”

夕瑶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也捧住他的手,轻笑:“能跟你在一起,真好。”

她演不了戏,索性把自己当成了过去的夕瑶。

“嘭”酒杯狠狠摔在桌上,沉壁魔君与夕瑶都是一愣,扭过头,却见云阙上仙的手微微颤抖,许久才扬起笑脸,道:“来,我们不醉不归。”

这是一场鸿门宴。

云阙上仙特意借了南极仙翁的“醉倒仙”,就算沉壁魔君酒量再好,也难逃此劫。

夕瑶趁他熟睡,把缚妖戒套在了沉壁魔君的指头上。小小的戒指触到了皮肤便钻了进去,消失无踪,他醒来应该不会发现什么异样。夕瑶长舒了口气,刚站起身,却被人抱住压在了墙上。

云阙上仙浑身酒气,醉眼朦胧地看着她,冷笑:“心疼了?你跟他才认识几日,便把心给了他?”

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呼吸的距离,他的气息喷在她脸上,让她心跳如鼓、手足无措。

“没有,我……”

她正想着措辞,突然一个冰凉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夕瑶瞳孔猛然放大,只觉一股电流从心底蹿入了四肢百骸,整个人酥酥麻麻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云阙上仙借着酒劲儿,加深了这个吻。唇齿纠缠,缠绵浓烈,一时让人飘飘欲仙,一时又让人沉醉其中,那种感觉她不知如何形容,只觉得一颗心如泡在蜜罐里,再也不愿醒来。

却没注意到,云阙上仙嘴角勾起的笑意。

其实,他的脑袋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不自禁,清楚的知道自己嫉妒得发疯。

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看着他们亲密耳语,他恨不得让沉壁魔君碎尸万段。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他的心早就死了,死在五百年前那场仙魔大战之中,再也不会对谁动心动情。

自那一吻之后,夕瑶看见云阙上仙就自动脑补那日的画面,然后脸红心跳像个二傻子。云阙上仙却总逗她:“趁我喝醉酒占我便宜,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夕瑶赶紧认错,他又不高兴了:“怎么?亲了我又后悔了?”

“不……”夕瑶急忙摆手,总觉得怎么答都不对。不经意间看到他眼中的狡黠,她才明白,自己又被他耍了。

他们之间仿佛在那一夜之后变得非比寻常起来。只是,婚期将近,他却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

成婚那日,天宫张灯结彩,一片繁华。

她穿着大红的羽衣坐上凤车,心底却十分悲凉。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再见,她心头突然生出一个强烈的念头,她要告诉他,她爱他。

就在她下车的那一刻,云阙上仙走了过来,替她理了理腮旁的发丝,淡淡道:“以后,我们不再是主仆了,你便叫我哥哥吧。”

哥哥?夕瑶的眼中氤氲起一层雾气,她还在期待什么呢?

所有人都在等她,她已经没有选择了。夕瑶放下帘子,闭上眼,落下了两行清泪。

5

夕瑶在众仙的祝福中,走向了意气风发的沉壁魔君。

然而,就在她的手放入沉壁魔君手心的那一刻,他突然祭起匕首架在了她的脖颈上。一瞬间,天地变色,数万妖魔杀了上来。

天庭众仙毫无准备,四下逃窜。云阙上仙冷眼看着这一切,笑了。

他于万人之中脱胎换骨,手握长戟,背生双翼,化出银丝铠甲,傲立云端,猩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慌忙奔逃的众仙慢慢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身姿伟岸的云阙上仙身上。

他们仿佛又想起了五百年前那场毁天灭地的战役,想起了那个叱咤风云的人。

“战神,战神……”大家不约而同地喊出了那个热血沸腾的名字,声音震天,令魔界众妖胆寒。云阙上仙勾起嘴角,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然而,他催动缚妖戒的时候,竟发现沉壁魔君毫无反应。

他心中一沉,才明白沉壁魔君压根儿就没有想跟他合作,那日,他也没喝醉。

仙魔之间的恩怨早已根深蒂固,岂是一个人一句话就能打消的。他当初的俯首称臣不过是顺水推舟,积蓄力量之后,便会疯狂反攻。

而他竟还以为,野心蓬勃的魔君会真的甘心沉寂。

那一刻,云阙上仙双眸微沉,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以为设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岂料为别人做了嫁衣。

他的目光透过乌压压的人头,落在那个纤弱颤抖的女孩身上,眸色几变。

沉壁魔君是要拿夕瑶威胁他,可魔君大约忘了,那个人是怎么背叛他的!

所有力量汇聚到长戟之上,云阙上仙以雷霆万钧之势朝沉壁魔君杀了过去。沉壁魔君嘴角含笑,一动不动,只在最后关头,将夕瑶挡在了身前。

“你当真不想知道,五百年前,夕瑶为何而死吗?”

话音落,长戟堪堪停在了夕瑶的脖颈上。他心中烦躁,眼神慌乱,咬牙吼道:“是你!”

他这辈子没爱过什么人,夕瑶是头一个。

她与他一样孤傲清高,却是与他完全不同的人。他嗜血好杀,她则悲天悯人。

他一生最快乐的事儿,是在战场上挥撒热血、斩除妖邪。他不知道除了打打杀杀他还能干什么,是夕瑶劝他放下武器,感受天地万物的细枝末节。

他爱她的纯洁美好,误以为可以与她天长地久。谁曾想,她劝他放下,全是为了沉壁魔君。

仙魔修好之后,夕瑶便常去魔族走动。两人花前月下,如胶似漆。

他一怒之下便要斩杀沉壁魔君,是夕瑶替他当下了致命一击。临死前,她求他放下杀戮,可他的双手早已沾满鲜血。

他再也放不下了。

夕瑶死后,他被天帝架空,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废人。可是千百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

他恨夕瑶的背叛,恨天界的无情,更恨自己没有亲手杀死沉壁魔君。

所以,他集齐夕瑶散落在人间的灵识,把它养在了一头猪身上。然后,慢慢等她长大。

他要让她爱上自己,然后狠狠抛弃;他要让她明白爱而不得的滋味;他还要让她亲手对付五百年前喜欢过的人。等将来她恢复往日的记忆,定会痛不欲生。

届时,他再让她心爱之人死在自己手上,才算彻底报了大仇。

可是,千算万算,唯独漏算了人心。他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可看着那熟悉的容颜,瞧着她鞍前马后的伺候,小心翼翼地讨好,他竟生出一丝不舍来。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不爱她,可看见她跪在自己面前说下不了手,他的肺都气炸了。一想到,她再次爱上了沉壁魔君,他就觉得人生都灰暗了。

可是,他不甘心。他谋划了这么久,怎么能功亏一篑。

6

沉壁魔君早料到会有今日,扬起乾坤镜,将五百年前的一切景象幻化而出。

那是仙魔大战最后一役,两军都已精疲力竭,夕瑶作为休战说客来到魔界。

“要我俯首称臣,除非我死。”沉壁魔君瞪着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冷哼道,“更何况我与云阙势不两立,他不会放过我的。”

夕瑶看得出,他有休兵的意思,又怕天界不肯放过魔族。

“仙魔两界元气大伤,苍生万物苦不堪言,我去劝劝云阙,他一定会同意的。”夕瑶殷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点头,他却狡黠一笑,“为了确保云阙不会出尔反尔,我要你嫁给我。”

望着满目疮痍的天地,夕瑶没有犹豫。

可从云阙身旁离开的时候,她眼中的不舍出卖了她的心。

景象消失,云阙的心像突然缺了一块。原来,她不是不爱他,而是为了天下苍生放弃了他。与她比起来,自己实在是太狭隘。

他想恨她,却再也恨不起来了。

五百年前,她形神俱散,今生投成猪身,一头闭月羞花的猪……

胸腔的怒火转瞬湮灭,他心中战意全无,手一松,长戟“哐啷”落在了地上。

夕瑶看着他,他的眼中再没有恨,只有无尽的柔软。被沉壁魔君带走时,她听见他说:“夕瑶,我爱你。”

夕瑶的心摇曳不定,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云阙上仙堪堪停手,是因为曾经的夕瑶,还是如今的夕瑶。

她大约明白了,她是五百年前那个人的转世。云阙上仙误会过她,如今真相大白,他便后悔了。可是,她高兴不起来。

虽然是一个灵魂,可记忆不同,经历不同,感受不同,便不是一个人。

她不过是借了那人的光才得到了他的珍惜,若她只是她,他还会这般不顾一切吗?

她太笨,实在是想不通。

沉壁魔君带领浩浩魔君斩杀诸神,夺得了天庭。

一夕之间,神魔颠倒,魔君成了天界最高统治者,而神仙成了阶下囚。

沉壁魔君坐在九重天的鎏金宝座上,揽着夕瑶,指着下面蓬头垢面的云阙上仙,得意笑道:“看到了吗?那个万人敬仰的战神,如今也成了丧家犬。”

沉壁魔君当着众妖之面,对她道:“等一切结束,我会补给你一个旷世婚礼。”他没有问她的意见,好像笃定了她会答应。

云阙上仙如此,沉壁魔君也是一样。她突然倦了。

从出生起,她就胆小怕死,谨小慎微,可到这一刻,她突然想豁出去了。

“沉壁,我不爱你,也不想嫁给你。我要离开。”

她说得铿锵有力,他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看着她,突然发现她周身一股决然的气息,让他觉得陌生极了。他沉下脸,毋容置疑道:“不行。”

他要拿她牵制云阙上仙,怎么可能放她走。

夕瑶也笑了,笑得很落寞。

7

云阙上仙被囚禁在诛仙台,日日受三昧真火焚身。战神之心是天地间最坚硬的东西,心不死,身不死。沉壁魔君忌惮云阙上仙的力量,却拿他没办法。

夕瑶主动请缨,说她有办法瓦解云阙上仙的意志。待大功告成之后,她只要自由。

沉壁魔君答应了。

诛仙台血迹斑斑,肮脏不堪,一点儿都不适合爱干净的云阙上仙。

她来到他身旁,坐在台阶上与他闲聊:“你肯定没想到,一头猪竟能左右天界诸神的命运。”

“不,我猜到了。”他微微一动,碗口粗的铁锁便在他身上刮出几道血印,他却满不在乎地笑,“我养的猪,自然是与众不同。”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改傲娇自恋的本色。

夕瑶不想跟他废话,闲散地晃着二郎腿,说:“你总说你喜欢我,却从未替我做过什么。”

“你想让我做什么?”云阙上仙虽然笑着,可眼睛里是认真的神色,“只要我能为你做的,我都愿意。”

“让你死呢?”她脱口而出,心里却微微一紧。

云阙上仙温柔地望着她,淡淡道:“若能换你自由,我死而无憾。”

夕瑶别过脸,不想与他对视。他没有半分犹豫,把心挖出来给了她。七彩的顽石心脏滚在脚边,身后的气息慢慢弱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再心软,也不想再为谁难过了。

夕瑶低头捡起那块石头,上面竟刻满了她的名字–夕瑶。假装坚强的心再次皲裂,夕瑶捧着那石头,顿时泪如雨下。

她以为他的爱只是占有,只是索取,没想到他整颗心都是她。

太多的误会,太多的阴差阳错让他们彼此错过。因为不安,才会不断试探,结果不过是伤人伤己、遍体鳞伤。她口口声声说爱他,却终究没有信过他。

–他说过他爱她的。

夕瑶失魂落魄地坐在诛仙台上,抱着那冰凉的石头不愿起身。

沉壁魔君得到消息,前来确认,看到眼前的一切,他高兴地抱住了夕瑶。

“你是魔族的大功臣,我定要好好赏赐你。”

“不用了,我只想跟云阙在一起。”沉壁魔君觉得她有些古怪,还没反应过来,一柄闪着金光的利剑便狠狠刺进了他的胸口。

“这,这是……”

沉壁魔君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下一秒,便“嘭”的一声,化作了碎片散落在了天边。

她想起一个时辰前,云阙上仙对她说:“我死了,三界便再无人能与沉壁魔君抗衡,届时生灵涂炭,仙、魔、人三界将万劫不复。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五百年前,我为了三界众生而死,三界又为我做过什么?”夕瑶扬起小脸,痛苦地看着他,逼问,“我那么爱你,你可曾对我有半分怜惜?我早不是你曾经喜欢的夕瑶了。”

云阙上仙却笑了:“傻姑娘,你一直都是你自己啊。”

夕瑶微微一怔,听他又说:“只有我死,他才会放松警惕。”

夕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他便把心脏挖了出来,颤颤巍巍地递到她的面前:“战神的心是天底下最坚硬最正义的,它可化为斩妖除魔的利剑,杀尽世间妖邪。夕瑶,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看着那颗满目疮痍的心,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夕瑶哭得不能自已。

他终究是为了她,为了她曾经想守护的三界,付出了一切。

包括自己的命。

尾声

诸神归位,魔族被逼入蛮荒,苟且度日。

玉帝要破格提升夕瑶为天神,夕瑶却婉言谢绝,回到了云阙上仙的府邸继续生活。

她说,习惯了做猪的日子,就不想做人了。猪不用管三界琐事儿,也没有太多心事,只要傻乎乎地讨好一个人就够了。

众仙面上表示理解,回过头便开始嘀咕,原来做猪也能做上瘾啊?

也许是太过思念旧人,夕瑶有意无意地模仿着云阙上仙的样子生活,每日浇浇花、看看书、养养猪。

忘了说,她把战神之心转移到了一头猪身上。

看着那猪天生一副傲娇的模样,夕瑶突然明白了云阙上仙当初养她时的心情。

——他大爷的,太能吃了!

「完」

文/琬晴